2006年夏天,《疯狂的石头》横空出世。

 

300万成本砍下2350万票房,口碑逆天,成为以小搏大的典范。

 

于十多年后回望,你会发现,这部诚意之作对华语电影真正的贡献,在于它将一批真正有实力的电影人推到聚光灯下,同时,让观众看到了国产类型片新的可能

 

同样是在2006年,导演宁浩和好友刘慈欣开始探讨又一种可能——

“科幻迷”宁浩想把大刘的小说搬上大银幕。

 

可别说那时候,即使是沈腾在几年前接到一部科幻片的邀约时,他的第一反应都是迟疑:

 

“中国导演拍科幻片,简直就是件科幻的事情。”

 

直到听说是宁浩执导,沈腾立刻点了头。

 

事实证明,沈腾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这部宁浩蛰伏5年完成的作品,不仅与以往一样出手不凡,更别有意义:

 

它对科幻题材做了最中国的一次探索。

 

这使得宁浩作品又一次惊艳——

 

《疯狂的外星人》

 

 

作为“疯狂”IP的收官之作,《疯狂的外星人》从立项起就备受关注。

尤其是黄渤、沈腾、徐峥的加盟,无疑为影片笑点和票房作下保证。

 

三大喜剧男神往那一站,我的嘴角就忍不住开始上扬,感觉被他们仨一起踹在了笑穴上……

 

好笑,是真的好笑。

 

春节前提前看片和今天上映二刷,院长见证了两批完全不同的观众“笑翻”放映厅的盛况。

 

但要让我说,《疯狂的外星人》最惊艳之处,除了一大波笑点,还有一句台词——

 

“This is China .”

 

没错,最常见三个单词,却在片中掀起情绪波澜,直戳人心,只要看过电影一定印象深刻。

 

同时,它也彰显出影片的中国本土科幻喜剧特质。

 

划重点:本土+科幻

 

先回答我:

 

提起科幻片和外星人,你脑海中会浮现哪些画面?

 

浩瀚宇宙?太空飞船?还是高大上的生物实验室?

 

宁浩偏不按常理出牌——

 

《疯狂的外星人》的主场景,竟是在中国一个不知名小镇。

 

故事背景画风大概是这样的:

 

 

这样的:

 

 

以及这样的:

 

 

我知道你们已经笑出来了……

 

忍忍,再考虑一个问题:

 

在外国科幻片里,当地球文明接触外星文明时,人类一般会如何应对?

 

一,选择沟通;

 

二,选择战争;

 

三,大部分人选择直接开干,主角团则坚持用爱化解一切矛盾,跟外星人做朋友。

 

一般就这三种模式对吧?

 

行,我强烈建议好莱坞编剧来中国采个风。

 

起码见识一下「吃货民族」与新鲜事物交手三部曲:

 

这是啥?能吃吗?怎么吃最好吃?

 

 

如果不是中国土生土长,很难理解中国传统文化中固有的一个倾向——实用主义

西方人追求宗教信仰,中国人则讲究“以人为本,安身立命”,完全不信奉什么创世神话。

 

假使真遇到外星人,两种完全不同文化语境和教育体系下长大的人,应该也会作出截然不同的反应。

 

这也是为什么国产科幻片总看起来很“假”。

 

它们往往盲目模仿外国科幻片的宏大背景、人物的行事逻辑,却忽略了,所有故事和人物都要扎根本土,才能有说服力,才能让观众产生代入感。

 

正如刘慈欣所说:

 

“我觉得科幻片在中国最被忽视的一点就是必须要有一个想象力起飞的平台,就应该把中国的现实、中国的生活作为一个想象力起飞的平台。如果说科幻片是一只风筝,这只风筝必须连着大地才可以飞起来。”

 

宁浩遵循了这个原则。

 

它放飞了风筝,同时把线深深埋入脚下这块土地。

 

 

好莱坞科幻片中,应对外星人的通常是精英和各领域专家,而在宁浩的镜头下,和外星人打交道的都是最普通的中国式小人物

 

第一位,在游乐园“耍猴的”耿浩(黄渤 饰)

 

 

耿浩一生以“猴戏”为业,没见过什么世面,看啥都是“猴”。

 

眼前这个生物,四肢短小、体毛稀疏、尖嘴猴腮。

 

妥了,多半是刚果一带产出的稀有品种。

 

刚好最近游乐园生意不景气,自己的猴戏也演到了一个瓶颈,出现这么个“基因变异杂交猴”,岂不是天助我也?!

 

钱袋子决定脑子,耿浩当即做出决定——

 

他要驯了这只猴!

 

 

科幻片看这么多,你见过人类上来就把外星人一绑,教他握手、作揖、骑单车、走钢索……的吗?

 

甚至还要练金枪锁喉你敢信?

 

外星人不配有尊严吗?!

 

幸好耿浩还有个好兄弟大飞(沈腾 饰),生意人,算是有点小聪明。

 

在大飞看来,猴戏耍得再好,终归是要过气。

 

好不容易交到珍贵的外星朋友,成天教他耍大枪敲大鼓啥的,不是暴殄天物吗?

 

不如我们把他捉回去,关进酒缸子泡酒如何?

 

 

外星人:???

 

见识了吧,在中国,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没有什么是不能盘的,也没有什么是不能拿来泡酒的……

 

 

这些独属于中国社会文化的标签,独属于中国人的行事逻辑,与科幻题材擦撞出了极其特别又炫目的火花。

 

荒诞,却让你觉得充满可能性和代入感。

 

因为每一个情节、每一句台词、每一个细节都在说着——

 

“This is China.”

 

就如两位男主和外星人的相处方式,可以说“土味”十足,浸染中国老百姓的市井智慧

 

以为人家是猴,就又驯又要泡酒。

 

知道人家的厉害了,拼死拼活地要报警。

 

 

转身看到外星人正盯着自己,立刻变身“舔狗”:

 

 

言语讨好没用,只能亲身上阵卖力演出:

还没用?

爱咋咋地吧!

 

“毁灭吧,赶紧的。”

 

这样的市井气和贴近生活的真实感,在影片中无处不在。

又如,雷佳音饰演的警察接到耿浩报警说遇到外星人,第一反应是满满的怀疑。

内心OS大概是又遇到喝假酒的了,满脸都写着嫌弃……

 

 

非说是外星来客也可以,“酒醒后带上你们星球的有效证件,找我办暂住证。“

 

就算外星人,没有暂住证也要遣返!

 

 

以小见大,宁浩就这样在一部科幻片里,勾勒出了中国社会的独特风貌。

影片中众多异化的、反常识的线索缠绕在一起,你会讶异惯常高尖精的科幻元素碰到淳朴现实的中国文化,竟会出现如此奇妙的化学反应。

 

这也使得《疯狂的外星人》成为一部史无前例的,别致、荒诞、又充满幽默感的中国本土科幻喜剧。

 

如刘慈欣所期望的,“为中国的科幻电影趟出一道独特的角度”

 

 

除了叙事风格与宁浩以往的作品一脉相承,《疯狂的外星人》还有一枚“彩蛋”——

 

黄渤饰演的男主角,又叫做耿浩

 

《疯狂的赛车》里,耿浩是一名过气职业车手,靠开车运送水产为生。

 

《心花路放》里,耿浩是一名没红过的小歌手,自顾自抛弃梦想养活爱情后又惨遭爱情抛弃。

 

到了《疯狂的外星人》,耿浩是一名民间杂耍艺人,同样没钱没地位,濒临被社会淘汰。

 

宁浩为何如此执着于这个名字,和这些人物的落魄遭遇?

 

其实,宁浩执着的是展现小人物在困境中的挣扎

 

在挣扎中,他们的笨拙、落伍、焦头烂额,制造出一系列让观众感同身受的笑料;但同时,他们的努力、认真、永不言弃,也构成了整部电影的最大张力。

 

即使是小人物,即使是失败者,也需要被平等对待,保有自己的尊严和生存价值。

 

这正是《疯狂的外星人》的核心主题。

 

 

电影里,耿浩说过最多一句台词是: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当猴戏被嘲、园长勒令断他活计时,他说“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当外星人被彻底触怒,发出致命威胁时,他说“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甚至当地球文明毁灭在即、人类无能为力的时候,他还是一句“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人嘛,只要活着,只要还喘口气,就总能找到办法。

 

这种“车到山前必有路”,不冒尖、又不服气的倔强,是中国文化中格外宝贵的精神,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正面价值。

 

看上去一点都不高大上,却顽强到令人惊叹。

 

 

到此,宁浩已然给这部作品,赋予了一层有别于传统科幻片的,极其饱满的精神内核

 

但显然,他认为这还不够。

 

这几年,宁浩与黄渤徐峥建立铁三角,成立“坏猴子影业”推出“72变计划”,以导演、编剧、制片的身份推出一部又一部优秀国产影片……

 

无非为一件事:中国电影工业化。

 

拍科幻片,不能只拍好莱坞等级的“大片”,也要拍根植于中国社会、中国文化的“科幻类型片”,让作品清晰烙下“made in china”的印记。

 

情感要接地气,技术要过硬。

 

院长原本以为,《疯狂的外星人》里的特效不会太多,就算有也只会用在打斗场面或者外星人身上。

 

电影中的外星飞船

 

但看了电影才发现,什么叫特效为剧情和人物服务

 

宁浩说,做科幻有的时候是在绣花。

 

“有的努力让你看到特效,我们则是努力让大家看不出来,让特效更加符合真实,这也正是特效的两种用法。”

 

电影里有些逼真到你毫不怀疑的场景,其实是棚里搭的实景。

包括公园、街道等等,“为了好抠像”。

 

如果不是看了拍摄特辑,院长肯定被蒙在鼓里。

 

最厉害的要数又萌又皮、还特别机灵的小猴子“欢欢”。

看电影时就觉得,这位猴演员未免太会演了吧?

简直比人还戏精!

 

一看特辑,果然——

宁浩证明了什么叫“完美特效”,就是让你完全看不出是特效。

在拍摄现场,猴子“欢欢”的本体只是一根棍:

一团布:

 

或者一个大老爷们:

 

甚至不存在……

或只是一个点!

最后呈现的效果竟是栩栩如生!只是苦了演员,轮番无实物表演下来,感觉逼近“精分”边缘。

 

别人用特效构建想象空间,宁浩却用特效打造现实世界,而且“骗”得观众心服口服。

 

同样,对戏里唯一一只“超现实”的外星人,宁浩在制作时也费尽心思。

按他的说法,生物特效在全世界范围内,是属于难度最高的A类特效,因为难以还原出生物质感的运动方式。

 

为了拍好外星人,让他看起来像“活的”,剧组大费周章。

 

启用了好莱坞特效大片中常用的面部捕捉技术,抓取山争哥哥的表情,创作出一个颠覆想象的外星人形象。

面上贴满追踪系统的山争哥哥,就是让这个小猴子变得活灵活现的基础 ↓

用幕后功臣徐峥的话说就是:

“基本把我人生中所有的表情都做了。”

而我坚信宁浩还能继续挖掘他的潜力…

 

 

很高兴能在春节档这么重要的日子,看到国产科幻片突出重围。

中国科幻电影发展至今,渐渐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业化方向,开始学会精耕细作,砥志研思。

我们意识到,要拍出一部成功的科幻片,光有技术还不够。最重要,是找到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

地大物博的中国,从来不缺故事,更不缺创造故事的人。

既然如此,又何必去追随西方逻辑,执着于精英“救世主”的套路呢?

《疯狂的外星人》的出现,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所有生活中不起眼的小人物,都可能是改变世界的一份子。

这个更本土、更平民阶级的视角,有可能就是中国科幻片的最佳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