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专题
  • 那年张译30岁,演了最牛逼的国产剧,但99%的人都错过了

国产剧的观众大都还没有认导演和编剧的习惯。只看演员。

 

演员火不火决定了电视剧有没有第一波观众。

 

好的故事和制作才决定了第二波影响及后续。

 

《琅琊榜》这部国民热剧就是这么火起来的。

 

 

但即使豆瓣上26万人打分《琅琊榜》,12万人打分了《欢乐颂》,大部分的观众依然没记住,导演孔笙。

 

也是2018年底最火的国产剧《大江大河》的导演。

 

相比起电影制作宣传里导演占的关注度。电视剧导演真的很吃亏。

 

当然,演员不火也是如此。

 

不火就没人看。

 

 

2009年,张译不火。

 

演了《士兵突击》里的史今班长,退役时哭着从天安门前经过,那幕看哭了半中国观众。可惜最后只火了王宝强。

 

《我的团长我的团》,竟然演了主角,瘸着腿,又丧又犟的孟烦了。结果火了段奕宏。

 

等到那部被全国观众认可的大戏《亲爱的》已经是2014年。

 

也是这一年,廖凡才拿到柏林电影节影帝。

 

在09年,知道这名和这脸的观众可能比张译还少。

 

李晨,那时还是硬刚刚的形象。演《士兵突击》,《集结号》。在他身上还嗅不到综艺的气息。

 

 

最后一个。杨烁

 

《欢乐颂》里的小包总,《大江大河》的雷东宝。

 

09年,很多观众连见都没见过这张脸。

 

就是这四个当年不温不火的演员,在也没有观众认识的孔笙的导演下,拍出了这部没多少人看见的——

 

《生死线》

 

 

相比起如今四个演员和一个导演的号召力,这剧当年确实小众得可怜。

 

豆瓣至今只有一万一的关注度。

 

即使还有一个金字招牌——编剧兰晓龙

 

没错,就是那个写出《士兵突击》和《团长》的兰晓龙。

 

豆瓣9.2《我的团长我的团》

 

兰晓龙的战争军旅戏有别于百分之九十的同类国产剧。

 

在他的故事里,人是活的,打仗是会怕的。地痞可能是英雄,英雄可能不是自愿的。

 

要说招牌,他的名号那时应该比孔笙外加四个演员管用。

 

总之,随便提一点都是质量保证的主创班底,制作出了这部豆瓣8.9的《生死线》。

 

过了那么多年,很多国产剧依然达不到这样的高分。

 

这也是我最遗憾它没火的原因。

 

 

故事并没有超脱于多少抗战剧之上。

 

但有灵魂的剧本拍出来的戏就是活的。

 

依然是兰晓龙的特质,在家国沦陷的大历史下,每一个个体都沦陷在自己的悲惨命运中。

 

 

一座沿海小城——沽宁

 

各方势力盘踞。

 

白道,大商贾高三宝(倪大红饰)富可敌城,面对全国硝烟四起的局势,忧心忡忡。

 

黑道,沙门帮会,连守备沽宁的国军都要客气三分。外面的世界再乱糟糟,日军、国军、共党,这一手遮天的地方势力都不放入眼里。

 

沙门大阿爷

 

沽宁城外,日军悄悄来了。

 

他们潜伏山林,昼伏夜出,消失在国军的追踪下。

 

所过之处,屠村。屠完,消失,再躲进山林。

 

他们的目标是沽宁。一个可以往中国运送更多日军的港口小城。

 

硬攻不行,就使诈。

 

 

先穿上中国衣服,假扮成逃难的国人进城。

 

再买通沙门帮会,从水路运送更多日军进城。

 

最后狠招,收降国军为汉奸,假装支援当地守备军,说是需要运送伤员进驻阵地补给,实际上抬着的是一箱箱点燃的炸药。

 

于是,本要高高兴兴接待援军的守备军将领蒋司令,竟然亲手把死神送进了自己的阵地。

 

炸了。顷刻间,三百守备军几乎覆没。

 

沽宁城也眼睁睁一夜失守

 

这只是故事的前段,但已经足以让我们看到一群人,一群普通人,生活如何被战争绞碎,从一地残渣,到慢慢站起来,复仇杀敌。

 

 

欧阳山川(廖凡 饰)被国军通缉多年,一个心中有家国之志的青年。

 

日军来了,他明明可以走,不走。

 

他想尽办法,撕下通缉告示自己送上门,拼了命要去告诉国军,日军伪装成国人进城了。

 

 

四道风(杨烁 饰)。四海为家的四,不讲道理的道,狂风大作的风。

 

沙门大阿爷的侄子,他看不上沙门做的勾当,离家自立,宁愿整天拉车打架抢地盘,和弟兄们一起开心地过日子。

 

直到日军进城,杀了他的兄弟。

 

此仇必报,于是他的日子变成了追着鬼子跑。

 

 

一开始不过一介莽夫,心里不一定有国有家,但是为情为义。

 

遇到欧阳山川,知道他聪明,必须跟着他才能有鬼子打。于是死拉着人家不放。

 

他没有欧阳那么多的主义和理想,但他知道不能让兄弟白白为他死。

 

 

主角已经是如此。配角也是个个立体。

 

没有标准的脸谱化——那种好就好到完美,坏的就全坏。

 

蒋司令,因为当年站错队得罪上峰被发配到偏远的沽宁城守备养老。

 

他对政权不满,知道时局不行,也只能一边骂娘一边接受。

 

他无心参与重庆方对内战的热情。

 

只管一条,只有三百个兵,要怎么守住沽宁城。

 

也不是伟大的爱国之志,只是粗糙的军人天性而已。

 

 

高三宝,一个体面的商人。知道时局动荡,送金送银抚慰将士,只问司令,这城能不能守住。

 

蒋司令,已经预感不妙,只能说,逃。

 

高老爷叹,这么多沽宁人,可怎么逃啊。

 

一句叹息,满肚子的苍凉。

 

是的,有钱的商人不一定官商勾结只求自保。

 

倪大红的演,让高老爷那种眼见着故城被侵毁,日薄西山,无奈无力的悲凉感溢出了剧情。

 

 

日军来了,砸门抄家。

 

他沉默着,颤颤巍巍地,从供桌上拿下古董长枪,愤怒、恐惧、无望地想要反击。

 

而他的女儿,就在身后,惊恐地被日本兵追赶。

 

 

日军想要他的码头。

 

鸿门宴上,他说,把自家的码头给日军运送军队,还不如让他死。

 

言语看似冷静清晰,说完却抖着碗筷埋头苦吃。

 

不敢看,也不敢应。

 

 

日军老大杀鸡儆猴,在他面前演示日式的剖腹杀人。第一次亲眼看到杀戮,血流满地,这样一个商人,一个老人,瞬间惊恐到僵硬失语、怆然泪流

 

不愧是倪大红啊。

 

那一刻,他的城,好像也是我们的城。看到的都是心疼。

 

 

就是这些配角,每一个都带着自己的故事和情感。

 

他们不是为了剧情推进而出现的一颗棋子。

 

他们是因为各自的家和亲人沦陷,所以被逼到了那里。

 

 

窦六品(刘天佐 饰)。亲眼看着自己全村被屠,背着奄奄一息的老母亲逃亡,终究跑不过日本兵从背后射来的弹子。

 

他憨笨、淳朴、无话。

 

但他知道窦村二百七十四口人,得杀掉二百七十四个鬼子才能抵这笔账。

 

 

血仇在身,他也没有过强烈的戾气和表情,只是孤独的、涣散的

 

直到遇到战友的老母亲,他才唤起热情地去照顾和嘘寒问暖。

 

即使战友觉得麻烦,他也要坚持将她带在身边。

 

因为他不想再失去一次老娘。

 

 

人太多了。说不完。

 

一个个,都由血肉的经历组成。

 

长得最不像知识分子的的张译演了个欧美长大的洋派绅士何莫修,别扭的普通话,怯懦胆小的“废物鸡”。

 

他长大后第一次回国,看到的就是家乡最残破的样子。

 

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文明社会里教予他的礼仪、自由和科学,在一个被野兽啃食得体无完肤的战场毫无用处。还不如扛着一把大刀,一挥就是一条人命的农村莽夫。

 

 

在每个人都在狼狈撕扯求生的世界里,绅士是被看不起的

 

所以他成了众多惨痛命运里夹杂的一个“笑话”。

 

却也是已经失去情感的枪林弹雨里残存的浪漫。

 

面对爱恋的人,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意。

 

你是不是觉得全世界你最不幸福?那我跟你换!

我用我一肚子用不上的学问我跟你换,换她给为你挤的一个笑脸!

我用我过去活的三十一年换她为你流的一滴眼泪!

我用以后能活的日子我跟你换!

我换能站在这儿哭的权利!

哪怕哭完了就死。

 

 

还好,人是会成长的。

 

48集的长剧,以上这些都不过是故事的前段。

 

局势在变,人也在变。

 

四道风不会是永远咋咋呼呼的四道风。除了街头的兄弟义气,他慢慢被那些不为此刻豪爽,想着国家大义的战斗勇士打动。

 

孱弱无用,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何莫修,干净整洁的西装三件套最终也会染上炮灰和血迹,变成勇士的战袍。

 

在最最绝望的时候,他念着:

 

我趟过地狱的熔岩,心中流淌着人间的溪流……

 

最终,他从一个人人看不起的废物,变成了英雄。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就是兰晓龙。

 

没有一个地痞会突然变成英雄。

 

能打动人的也不是凭空落下的旗帜和主义。

 

很多人鄙视抗战剧,觉得那些老调常谈的历史,不断重复的英雄故事,不过是为了渲染最终的胜利。

 

但在《团长》里,《生死线》里,不止如此。

 

它让我们真实地看到——

 

战争真他妈地操蛋。

 

它把一群原本活得好或不好的人,都一起推入了绝境。

 

他们的脸上永远是脏的,衣服永远是破的,心里永远有着伤。

 

他们恐惧、痛苦,一次次地绝望,还要一次次被逼迫着成长,咬着牙战斗。

 

那种日子真的太难了。

 

但也是这样血淋淋、赤裸裸地看到,

 

我们才会有怜悯。才会去珍惜,此刻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