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专题
  • 去年最好华语片,是这部无法上映的限制级

去年下半年开始,票圈流行起了一种所谓的“佛系”生活,即怎么都行,不大走心。

 

涨不了工资?算了,涨了的确高兴,但不涨也过得下去;

 

找不到对象?没事,两个人有两个人的乐趣,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由……

 

这种万事皆可随缘的姿态,虽欠缺点活力,倒也没啥危害性,所以院长也觉得佛系也好,鸡血也罢,都行,没差,没关系……

 

 

直到最近看过这部佛系电影以后,我才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若这个世界充斥着麻木、不公、与诡诈。

 

身处其中的我们,真的甘心做到不管、不顾、无所谓吗?

 

《大佛普拉斯》

 

 

不是因为片名叫《大佛xxx》,院长就说它“佛系”。

 

而是拍出本片的导演黄信尧,一直在用种随便、戏谑、荒谬而缺乏生机的表现手法,去刻画与解构这部作品。

 

比如——

 

三年前,黄信尧拍了部短片《大佛》,还得过金马奖最佳短片提名:

 

 

很多人觉得,怎么优秀的短片,不该埋没啊!应该拍长片拿去公映啊!

 

于是导演“哦”,就拍了这一部,并定名为《大佛plus(普拉斯)》……

 

这名字起得也是real随便,甭管观众接不接受,咱就这么叫了怎么滴吧~

 

 

不过,这次好歹拍的是大长片,观众数量指数上升,这故事讲不清楚怎么成?不能等人家花钱买票看完,还不晓得自己在看些什么吧?

 

于是导演很贴心地夹带私货亲自献声,以旁白的身份帮观众补完世界观:

 

 

顺便黑了监制一把:

 

 

也吹捧了自己:

 

 

念旁白就念旁白,你卖什么萌啦!

 

仅凭几秒黑白片头就把院长圈粉的导演,黄信尧还是第一个。

 

以及,因为《大佛普拉斯》的制片地区是台湾,角色也都是些身处社会底层贫困户:

 

 

所以,导演,再度,任性地,使用闽南语方言对白……

 

这一举动,无疑会大幅度削弱作品的市场潜力。

 

不过黄信尧本人倒看得很开:

 

我们想要让电影能够纯粹,把它变成是一个创作,可以被拿来讨论。所以我根本不去考虑市场这些,我们那时候连台湾市场都没有考虑。

 

简直想为导演的佛性敲木鱼……

 

 

说回到剧情——

 

《大佛普拉斯》里主要角色有仨:

 

肚财、菜埔、黄启文。

 

肚财是个中年拾荒者,终日靠捡垃圾维生,每天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也赚不了几个活命钱:

 

 

因为太穷的缘故,也就没钱养成不良嗜好。

 

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赌博。

 

最奢侈的娱乐,是去玩抓娃娃机,因为觉得“很治愈”:

 

 

另一项爱好,则是去找菜埔,二人一起欣赏回收垃圾时捡来的色X周刊:

 

 

菜埔的处境与肚财相似。

 

虽然好歹有份正当职业,担任工厂的夜班警卫:

 

 

但由于家中老母亲常年卧病在床的缘故,白天也必须四处找活干:

 

 

这就是属于穷人的方寸,乏味又死郁。

 

顶破天的梦想,也不过“咬一口杂志上模特的内裤”……

 

 

 

与之相对照的,是菜埔的老板黄启文:

 

 

此人的设定,基本属于流水线生产出的“成功人士”——

 

担任佛具工厂的董事长,事业有成;

 

家庭美满,妻儿都在国外生活;

 

私生活淫靡,姘头小三小四小五不间断……

 

 

肚财特别羡慕黄启文,对他的评价也是——

 

“命好”

 

 

是的,没必要扯什么“努力”“梦想”,一句“命好”足矣。

 

在这个社会,穷人所谓的成功,与有钱人的成功显然不是同等概念。

 

你必须承认,有些人走上人生巅峰,不需要天注定,也不需要靠打拼,也许只需要和谁吃饭呼吸……

 

 

一个偶然的夜晚,肚财又跑去找菜埔时,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何必看什么X情周刊呢?黄启文身边辣么多莺莺燕燕,必须更有看点啊!

 

 

于是,他们把老板行车记录仪里的sd卡偷来。

 

透过视频中的录音,稍稍感受下黄启文酒池肉林私生活的一片冰面。

 

 

不得不说, 电影里黄启文和各位妹子们的对话,简直猥琐爆了!

 

院长都不好意思把完整截图放出来……

 

从此以后,这二人的夜晚开始有了新乐子——

 

窥视有钱人精彩缤纷的日常。

 

虽说多数时候,镜头中的黄启文也纯粹满城瞎逛而已:

 

 

但丝毫不会减淡这份乐趣。

 

毕竟对于身处在黑白世界的穷人而言,这种瞎逛逛的人生,已经是他们难以企及的彩色。

 

 

直到某天,意外发生了——

 

他们在行车记录仪里,发现一段惊悚的录像

 

起先还很正常,黄启文如往常一般,与某妹子在车内约啪:

 

 

中途电话一直在响,妹子只好下车,黄启文无奈在车上接听电话。

 

电话那头是个女人,自称“叶小姐”。

 

她表示自己怀了这位老板的骨肉,要老板负责。

 

如果不想这件事捅到正妻那边的话,就要么离婚娶叶小姐,要么给一笔钱封口。

 

 

然而这位叶小姐万万没想到,黄启文后来把她约到车上,确实让她封口了。

 

却不是给她钱,而是——

 

要她的命!

 

 

弄晕叶小姐后,黄启文继续把车开进自家工厂,开到一尊未完工的佛像面前:

 

 

其间被害者一度醒来,试图逃走。

 

却被黄启文抓回来,掐昏后直接乱棍打死……

 

 

而上面这一切,都被行车记录仪清清楚楚拍了下来……

 

亲眼目睹老板杀人全过程,菜埔与肚财的内心极其崩溃。

 

木讷老实的菜埔想报警,被肚财拦下了,理由是:

 

 

是的呢,老板一但被抓,工作就保不住了;没了工作,自然也没钱给家人看病。

 

所谓正义感,是盈余者实现自我的装潢。

 

对于连果腹都只靠捡过期便当的人而言,毫无意义。

 

 

不愿意去报警,菜埔与肚财又想打消内心的不安。

 

于是他们退而求其次,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向神明求答案:

 

 

然而悲催的一点在于:

 

这神保不保佑,启不启示,也是要挑人的。

 

 

于是过了没多久,身为穷人的肚财就意外出车祸死了……

 

死因是说醉驾:

 

 

尽管他本人从来不喝酒,也没钱喝到醉。

 

但既然说醉驾,那就醉驾吧。

 

反正没人真的去在意,也无力在意。 

 

 

另一头,叶女士失踪多日,她的家人及时报警。

 

警方果断传唤了嫌疑最大的黄启文:

 

 

可审到中途,突然被闻讯前来的副议长打断。

 

对方蛮不讲理吼一通过后,警长只能无奈放了面前的嫌疑犯:

 

 

整个案子破绽百出,也疑云密布:

 

黄启文杀人后把尸体藏在哪里?为什么一直没被找出来?他特意去佛像前杀人用意为何?

 

肚财真正的死因是什么?难道是偷看行车记录仪的事被揭穿,才惨遭灭口?

 

可这事只有肚财和菜埔二人知晓,黄启文又从何得知呢?

 

……

 

但院长在这儿想说的是:

 

别费脑筋思考案件了,导演“佛系剧本”的神髓在于——

 

就没认真想给你个明确答案。

 

真相什么的,根本“没关系”“谁都好”“无所谓手段”。

 

 

你最该看见的是生活对一个底层挣扎者而言,何其残忍何其惨烈

 

电影结束后,院长只有一股深重的战栗感席卷全身,难道真像《一百零八》里那唱的那样:

 

“穷人的头啊你莫望到天,行万里路啊或读书万卷……”?

 

片中,肚财、菜埔、拾荒者、流浪汉、杂货店老板……

 

世界对他们而言是黑白的,他们之于世界则是隐形的。

 

你不知他们为何徒手翻找路边的垃圾,更不知他们何时将以怎样的形式,彻底从世上消失……

 

 

此外,这里还有个讽刺意味满点的细节——

 

黄启文杀人之前,虔诚地拜了拜未完工的佛像:

 

 

到片尾他那般逍遥法外,岂不是真应验了影片中那段台词——

 

神也会挑人保佑。

 

是啊……

 

既然连人都不知怎么当人了,佛像又何必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