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随着日本侵略步伐的加快,中国形势一天天紧张。在中国安徽淮北的兰福镇上有一户姓谢的人家。此户人家主人名叫谢丙炎,拥有很多矿山,是位影响力极大的民族企业家。谢丙炎的妻子早年病逝,除了收养的长子谢天赐外,还有一个刁蛮任性的女儿谢若雪和小儿子谢家栋。这个谢丙炎财大气粗而又非常疼爱小儿子谢家栋,为此他派谢天赐外出求学,目的在于让谢天赐将来把知识传授给谢家栋,让谢家栋免受私塾之苦。谢天赐因是养子,加之觊觎谢家家产,养成了一身奴性。谢天赐在求学期间喜欢一位名叫韩疏影的女同学,追求三年均被韩疏影拒绝,就是因为韩疏影看不惯他身上那股浓浓的奴性。谢天赐毕业还乡,谢丙炎看到他毕业照中的韩疏影和已故妻子很像,就让儿子替自己到韩家提亲。奴性十足的谢天赐根本不敢在父亲面前说自己曾经追求过韩疏影,把这桩事情给答应下来。谢天赐忍者内心的痛苦,带着聘礼来到上海,他要替自己的父亲向自己昔日曾经热恋的同学韩疏影提亲。上海韩家,也是名门望族,韩疏影的父亲拥有一间规模庞大的船务公司。他苦心经营,不料和妻子都英年早逝,公司只好由韩疏影的叔叔打理。韩疏影的婶娘尖酸刻薄、贪得无厌,趁韩疏影年幼不懂事之机把船务公司据为己有。时局一天天紧张,政府为了备战把所有的煤炭牢牢掌握在手中。韩家正为公司所用煤炭发愁时,谢天赐带着聘礼来到上海。面对谢天赐替父求婚,韩疏影认为非常荒诞,一口拒绝。韩疏影的婶子却以公司发展为由不停劝韩疏影嫁进谢家,为了不让父亲一生的心血付之东流,韩疏影只好违心地答应了这桩婚事。再说谢家的女儿谢若雪,得知父亲竟然荒诞地要娶谢天赐的同学为妻,很是生气,除了要求父亲谢丙炎答应自己向同镇名门历家之子历文轩提亲,她还故意把给韩家信中的地址做了篡改,并安排人手在此等候准备劫持韩疏影,趁机划破韩疏影的脸庞。韩疏影和叔叔婶子一家人开车停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突然冲出一队骑马的蒙面徒,韩疏影见势不妙,下车而逃。突然韩疏影跌倒在地上,滚落到一个小山沟里,听到劫匪说这都是二小姐安排所为。摆脱劫匪,韩疏影继续逃跑,藏到停在河边一个演出队的箱子里。这个演出队以兰富镇历家公子历文轩为首,他们准备到上海进行抗日宣传。历文轩面对追踪韩疏影的劫匪,厉声叱责他们的无礼,谎称那个女孩已经从这里跑远了。有历文轩打掩护,韩疏影得以顺利脱险。一心想回上海的韩疏影慌不择路,一直跑到一座山上。得知韩疏影失踪,谢家派来迎接的管家牛二和谢天赐慌忙寻找。韩疏影看到谢天赐,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是一记耳光。经历这番波折,迎亲队伍只好在镇上住了一晚,次日再回谢家。当晚,谢天赐眼看心爱的女人将成为谢丙炎的新娘,他非常伤心,解救消愁。谢天赐无意听到下人叮嘱韩疏影,要她在洞房花烛夜应该注意男女之事。谢天赐心中暗暗打算,想让韩疏影表面上跟着谢丙炎,暗中跟自己行男女之事,生下一男二女好分谢家财产。看到韩疏影外出打酒喝,谢天赐向她表述这番心机,韩疏影没想到谢天赐能说出这般话来,对他的厌恶更增一分。谢天赐眼看韩疏影转身离去,抱住韩疏影强吻。韩疏影挣脱后,再次逃到山上,意外碰到一个喝醉的日本浪人欲行不轨。紧急之中,韩疏影拔出日本人随身携带的匕首刺中他的心脏,跟踪而至的谢天赐把日本人的尸首扔到山谷中。韩疏影杀人后一时不知所措,这时,听到了牛二带人找自己的声音,谢天赐灵机一动,把自己的手砸得鲜血直流。谢天赐向牛二等人谎称在山上遇到野狼的袭击,这才弄到这般田地。第二天,韩疏影仍然为杀人之事惊恐不已,经过谢天赐安慰之后,才乘着轿子直奔谢家而去。这个女人不知前面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乱世丽人行
乱世丽人行

该剧以抗战时期,女青年韩疏影与苏北大亨谢氏一族的情感纠葛为主线,讲述了一段抗战救国的故事。抗战时期的上海,进步女青年韩疏影被婶婶陷害,被迫嫁给苏北大亨谢丙炎做妾室。在爱国教师历文轩的感召下,韩疏影决定逃婚投入救国行列,却因和谢家大少爷谢天赐的同学关系,被谢家大小姐谢若雪发现。飞扬跋扈的谢若雪不仅向父亲告发,还把韩疏影的逃婚演绎成私奔,妄图置韩疏影这个后妈于死地。正当韩疏影命悬一线之际,谢丙炎因不愿出卖祖国被日本人枪杀。目睹一切的韩疏影深深被谢丙炎的爱国气节感动,毅然选择留在谢家,以谢夫人的名义保全了谢家老小,并在历文轩的帮助下,带着谢若雪逃到上海,用实际行动感动了谢若雪。在金戈铁马的时代背景下,韩疏影和谢若雪这两个女人不仅以母女的身份相依为命,也以姐妹的身份演绎了一段抗战救国的传奇。

更多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