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回想起行刑前日与白娉婷的会面,他告诉白娉婷若想活命需保证不再和镇北王见面,白娉婷称陛下对镇北王的拳拳之心令人敬佩,若燕王对敬安王府有陛下的万分之一大燕也不至于此。晋王问白娉婷可有自救之法,娉婷称自己怕太阳晒,请在清晨卯时行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换人需要算好时机,午时影子是最好的掩护。晋王回想至此,他对楚北捷说如果顺利的话现在白娉婷已经在燕王慕容肃的车上了。楚北捷不听晋王劝阻起身就要去追燕王的马车。慕容肃的马车上白娉婷闭目假寐,慕容肃称自己救了她一命,难道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白娉婷冷哼道只怕是燕王知道大晋正在征兵准备第二次北伐,如今敬安王府被除,连一个可以替陛下打仗的将军都没有,不得已才救的自己。何侠突然出现在马车前,他大吼着要领回自己的人,燕王下令火速通报埋伏在林中的三千禁卫军,何侠眼看寡不敌众拉着白娉婷就要走,不曾想此时楚北捷及时赶到,他拉过白娉婷的手也要带她离开,何侠、楚北捷一对死对头又碰面了,俩人捉对厮杀难分难解,白娉婷持剑冲开两人,何侠让娉婷跟自己走,但没想到白娉婷不愿跟他走,说自己如今已是镇北王的人,是镇北王妃。这一切实则都是白娉婷故意所言,目的就是想让何侠安全离开。看着何侠离开,楚北捷拉住白娉婷想带她一起走,没想到白娉婷回身一剑深深刺入楚北捷肩窝。白娉婷看着楚北捷倒下,似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干的,楚北捷强撑着夺过一匹马,不忘将白娉婷拉上马一起驰骋而去。两人逃到一个安全的山洞后楚北捷体力不支晕厥过去,白娉婷满心的抱歉,她为楚北捷简单包扎后打算外出寻找草药却被他紧紧拉住,他求白娉婷以前别从他身边逃走了,他们的缘份是命中注定的,他早就打算今天去刑场劫了她,就与她浪迹天涯。他字斟句酌让白娉婷听清他的话,这辈子他楚北捷只爱白娉婷一人,为了她千刀万剐他也能忍受。夜深了,白娉婷看着火堆旁睡得安详的楚北捷,尽管心中不舍还是决然离开,心中思绪万千,如果楚北捷只是一个普通人该有多好。天亮了,楚北捷睁开双眼,入眼却只有眼前即将燃尽的篝火。慕容肃来信向晋王讨要白娉婷,并以单方撕毁燕晋盟约为要胁,张贵妃从而得知白娉婷根本没死,因燕王对其重视程度,张贵妃对白娉婷的身份提出质疑,晋王觉得其言之有理,决定好好审一审可能知道真相的正被他关于牢中的何侠的随从冬灼。晋王让他说出为何燕王非要留白娉婷的活口。冬灼受不住严刑拷打,称因为白娉婷有一套家传的兵书,传闻得兵书者得天下。晋王将冬灼吊于城楼救人,白娉婷关心则乱,冒然上前想要放下冬灼,幸亏楚北捷及时制止她,提醒她冬灼身上挂满铃铛,一旦铃铛响起三百禁卫军倾巢而去,就凭他们两人断难逃命。白娉婷向楚北捷求救,楚北捷毅然割断冬灼身上的绳索,并唤来马匹,令白娉婷陪冬灼离开,白娉婷担心楚北捷,楚北捷却称他只要白娉婷活着。三军中传出镇北王叛国谋逆,且镇北王久未露面,众臣不禁人心惶惶颇多言论,晋王称镇北王只是身患痘症不便上朝,若再有人胆敢传播谣言提头来见。楚北捷被关押在牢内但只关心白娉婷的安危,晋王怒其不争说他堂堂镇北王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去干劫狱之事,楚北捷心里明白一切只是晋王设的圈套,他不想白娉婷被抓,只有自己跳进去。

孤芳不自赏
孤芳不自赏

《孤芳不自赏》改编自风弄同名小说,落地在魏晋南北朝,剧中事件按小说设定,是真实历史背景下的虚构故事。男主角楚北捷和白娉婷之间的虐恋可谓是引发了一连串的矛盾爆点,两人本是敌对关系,白娉婷一次次要置楚北捷于死地,楚北捷就一次次地容让。晋国国君一次次地想要除掉白娉婷,楚北捷一次次舍命维护。而白娉婷的内心逐渐变得柔软,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来保全楚北捷。晋、燕、凉、秦四国征战不休,晋国国力最强,晋国国王亲弟镇北王楚北捷(钟汉良饰)英勇善战、武功谋略过人,令其他三国闻风丧胆。晋燕交战之际,燕国敬安王府遭到沦陷,一夜之间王府覆灭。侍女白娉婷(杨颖饰)与小王爷何侠(孙艺洲饰)在逃亡时离散流落。在一寺庙里,楚北捷偶遇白聘婷,被她的琴声所倾倒,进而钟情相恋。但因为不同的阵营处境注定了两人此生情路坎坷,爱情虽浓却障碍重重,既有晋国国王的疑心,又有小敬安王何侠的各种挑拨,还要面对四国纷争不断的乱世天下。在种种困难前,楚北捷不改初心,情场上付深情,默默守护;战场上出奇兵,与白娉婷联手击败何侠,成功阻止了一场生灵涂炭的战争,共同守护了天下安宁。

更多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