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府不见了小姐,花老爷和花夫人发动众家丁出动去找小姐,突然众多官兵涌入花府,楚北捷亲自将花小姐送回花府,并告知花老爷小姐之前的去向,在花老爷痛不欲生之时,楚北捷顺水推舟称既然花小姐钟情于陈公子,不如花老爷就把女儿许配于陈公子,花老爷吓得连喊使不得。楚北捷说自己可以不追究花小姐之事,只请花老爷也答应他一件事,说着带上白娉婷,说这姑娘从今日起就是花老爷的义女,三日之后他来带走她,若白娉婷胆敢逃走,花府上下满门抄斩。楚北捷离开后,花老爷恳求白娉婷无论她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头,只求她安安稳稳在花家待过三天,他定会备下厚礼让她风风光光出嫁,白娉婷不解,楚北捷难道要娶她,花小姐告诉她在大晋,如果一个男人真心想娶一个女人,必定要替她连守三天。楚北捷手持白娉婷的发簪陷入沉思,往事又在眼前历历在目,那时他们在域外,娘病重,年幼的他拿着发簪想找人救救娘,却被当地牧民赶了出来,走投无路的他晕倒在沙漠中,待他苏醒过来时已是繁星密布,耳边传来阵阵难听的琴音,他起身一看居然是一个小姑娘坐在不远处胡乱拨弄着琴弦,姑娘的父亲回头一看伴随着楚北捷的方向煞气冲天,他阻止女儿和楚北捷靠近,但姑娘心地善良,取出身上的干粮递给楚北捷。何侠再次返回蒲坂城伏击,幸亏白娉婷早有先见,料定何侠定会再回鞋城令蒲坂城城守栾树定期在城外巡逻,从而救何侠于危难。楚北捷说服晋王赐婚花家小姐,然后又派楚漠然前家花家让花老爷尽快选定吉日,楚北捷将前往花府迎亲,但重点是花小姐必须是白娉婷。花小姐带着白娉婷参观花府和花家的染坊,看着那一匹匹精美的丝绸成品,白娉婷感慨难怪域外人会这么心仪内地的丝绸,突然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儿时与玩伴共商打通西域和内地经济命脉之说,心中感慨万千。娉婷打量着犹如铜墙铁壁的花府,心里思忖着可以出府的方法,她对花小姐说听说大晋礼俗女子出嫁时要送一套整洁干净的素衣给男子做回礼,花小姐让她别担心,素衣早已替她做好,白娉婷要求看一下自己的素衣。赐婚圣旨送到,白娉婷表面并无异样,心平气和、饮食如常,她在花府收到信鸽送来的何侠已到蒲坂城的消息,但她送出的“止战”信息却被花府卫队截获。楚北捷心里明白聪慧的白娉婷这两字就是要给他看的,这女子哪里是要乖乖嫁给他,而是在替他的主子做说客的。吉日良辰,白娉婷要求以王妃的身份亲自替夫君穿上素衣,素衣早浸泡过白娉婷亲自调制的剧毒药物,楚北捷不明就里也以凤桐琴相赠,意为夫妻琴瑟和谐,白娉婷不得不承认若菲燕晋两国的纷争,楚北捷真的是个不错的知音,可惜已经晚了,瞬息之间白娉婷毒发倒地,身穿素衣的楚北捷也呼吸困难。楚北捷不顾自身急传太医替白娉婷诊治,幸遇霍神医救治及时两人均无大碍。白娉婷不愿嫁,但楚北捷娶其之心已成执念,他问白娉婷不愿嫁的原因是要替敬安王府报仇还是想替那个需要她出谋划策的无用之人守贞,若想杀他现在就可以,若不杀他,他一定会娶她。和楚北捷青梅竹马的张贵妃虽然嫁给了皇上却对楚北捷念念不忘,她下令彻查白娉婷的身份,但却被楚北捷警告请她自重身份,张贵妃一怒之下向晋王进言即将嫁给镇北王之人乃燕王的奸细。